走進科大

科大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走進科大» 科大故事

科大故事

最美逆行,科大軍屬“戰疫”在一線!

疫情當前,無人言退

在這場“戰疫”中

科大軍屬挺身而出

主動請戰,深入一線


重癥病房、方艙醫院

發熱門診、基層社區

他們在為支援一線忙碌奮斗

為戰勝疫情貢獻力量

讓我們一起走進軍屬們的“戰疫”暖心故事


電子科學學院講師盧中昊的愛人陳瓊:“有信心戰勝這場疫病”


2020年2月10日,湖南中醫藥管理局組建了第三批國家中醫醫療隊。電子科學學院盧中昊講師的愛人陳瓊,是湖南省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二醫院ICU主管護士,作為其中一員,她和“戰友們”一路直奔武漢方艙醫院。

一到武漢,陳瓊就隨醫療隊開始進行穿脫防護服的練習。為了最大限度保護醫護人員的生命安全,他們按照前線反饋的情況,不斷調整防護服著裝方法,實時改進穿脫流程,有時甚至一天之內改版3次。5天后,他們正式進入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開始接診第一批新冠肺炎確診患者。

e517c22821b64eb786bfa69f49d068f6.jpg


b44536bdba974fcd9794a30c6c92a335.jpg

方艙醫院的工作忙碌而又緊張,團隊的醫生要對每一位患者進行詳細的病史收集,而護理人員則負責安置患者、轉抄所有的醫囑,并執行。忙碌一天的他們總是被防護服悶得汗流浹背,額頭上的汗水都能順著臉頰淌出來。

“作為一名醫護工作者,我們有信心戰勝這場疫病,還大家自由健康的空氣。”陳瓊希望不久之后,大家都能走出家門,共享這一片白云藍天。


電子科學學院講師楊鵬的愛人李非:“白衣戰士不是白叫的,我身后的這位軍人給了我無比堅定的信心”

2月7日,中國醫療界四大王牌軍:“北協和、南湘雅、東齊魯、西華西”齊聚武漢支援。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第三批援鄂國家醫療隊一行130人北上抗擊疫情,接管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重癥病房。湘雅附一醫院血管內科醫師、電子科學學院講師楊鵬的愛人李非隨隊出征。出發前她說道:“白衣戰士不是白叫的,我身后的這位軍人給了我無比堅定的信心,我是帶著兩份信念上戰場的,武漢加油!我們來了!”

前往武漢的通知一經下達,李非便開始忙碌的準備,對于一位兩個孩子的媽媽來說,怎么會不忐忑、不害怕。

“雖然心里發慌,但當送行大巴駛離醫院,看到同事們、長輩領導們在路邊揮手告別,路上的交警敬禮致敬,火車站一路綠色通道放行,以及站臺上校長、書記、院長們的鼓舞和關懷,更加堅定了我的信心,瞬間就不怕了。”

4a2d2e0ac0cd4edf8fee590263329bf8.jpg


3ccb9ccf2e2841a59fb6b975135a024e.jpg

到達武漢的第二天下午,醫療隊進駐醫院。當天晚上就收治了第一批10個重癥患者。他們穿著密不透風的防護裝置,行動、呼吸都受限,工作一天下來,身體非常疲憊。在醫院沖洗消毒后,回到酒店還要再一次沖洗消毒,直到深夜才有時間打開手機看看家人的消息。微信群里孩子剛勁有力的街舞舞姿讓李非很是欣慰,當看見父親在群里說“你媽媽這么晚還沒回消息,肯定很忙。”這讓疲憊了一天的李非,禁不住潸然淚下。不管孩子多大,哪怕早已為人妻為人母,可在父母眼里始終還是孩子。

“我一定會打起十二分精神,和同事們一起攜手共進,和來自全國的同仁們同心協力,干贏疫情,早日回到長沙!”


信息通信學院辦公室參謀肖蕾的愛人魯艷軍:與病毒戰斗著的“偵察兵”

“魯哥總算學會在某些特別的日子有所表示。”2月14日,信息通信學院辦公室參謀肖蕾發了一個朋友圈,是她愛人魯艷軍送的情人節禮物,而這個禮物很特別,是一個護目鏡。“我這段時間很忙,肖蕾懷著孕要上班還要照顧家里,我挺內疚的,送這個禮物希望陪她度過一個別樣的情人節吧。”肖蕾的愛人魯艷軍說。

魯艷軍是武漢同濟醫院檢驗科的一名醫技人員,與戰斗在救死扶傷一線的醫護人員不同,檢驗科是一個為臨床診斷及時提供專業科學依據的科室。如果說臨床醫生是抗疫戰線上的主力部隊,那么檢驗技師就是與病毒戰斗著的“偵察兵”。

d062827dfecd41f98047788b0767f647.jpg


d3a3353f8c6c43f0869329975607d2d7.jpg

由于前期出現了大量患者需要進行核酸檢測明確診斷,每天要檢測600至700個樣本,最高檢測達到過1000個樣本,工作強度很大。在實驗操作時必須穿防護服,而為了把個人需求降到最低,檢驗科所有工作人員都自覺不喝水,用過的防護服大家也舍不得扔掉,就噴些消毒液、放紫外線下消毒后再接著用。

和愛人一樣,肖蕾同樣堅守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自武漢封城起,肖蕾就在辦公室里忙開了:每天到辦公室值班,收發文件,給文件進行消毒……“跟我愛人的工作相比,我做的這些事真沒什么。”肖蕾有點不好意思地跟記者說。

自疫情爆發以來,肖蕾和愛人魯艷軍就堅守在各自的崗位上,三歲的女兒由母親照顧,只為讓兩人更加安心地工作。肖蕾在工作崗位上為他人服務,魯艷軍冒著危險在醫院守護患者的安危,兩人都沒有顧忌自己的安全,只是帶著彼此的掛念,在崗位上默默奉獻。


信息通信學院某教研系教員曾廣軍的愛人盧靜靜:打敗病毒,就是媽媽勝利的“戰果”

2月4日,信息通信學院某教研系教員曾廣軍把愛人盧靜靜送到集中住宿的酒店,幫她整理好床鋪才戀戀不舍地向她揮手告別:“不要怕,我會照顧好兩個孩子的,你放心吧!”

盧靜靜是武漢兒童醫院皮膚科的一名醫生,2月2日,正在科室值班的盧靜靜接到任務,去支援社區隔離點管理疑似病人。4日,她又被調到江漢方艙醫院支援。在方艙醫院里,盧靜靜日常除了負責患者病情的觀察和治療,更重要的是幫助他們消除緊張情緒,很多患者有心理包袱,她就給他們講輕型新冠肺炎的臨床癥狀等特點,安撫病人,幫助他們配合治療。

穿著防護服,捂著護目鏡,戴著手套,勒緊口罩。每天持續七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每一次看到妻子“全副武裝”,曾廣軍既佩服又揪心。為了避免感染,十幾天來,盧靜靜一直住在醫院安排的集中住宿點。

6b9aba0f771e47b5b3dc08c1d4980d6d.jpg


c8b6cb4e593e439cad55c87324b98e4d.jpg

前幾天,武漢降溫,突降大雪,曾廣軍再也坐不住了,冒著風雪,給妻子送去了保暖的衣服。特殊的見面,久未見面的夫妻倆,只能遠遠地說上幾句話。

每次換完班,是盧靜靜最疲憊的時刻,但和孩子們視頻也成為她生活里最大的甜頭。這次出征,兒子抱著媽媽不讓走,盧靜靜就耐心解釋:媽媽是在和病毒戰斗呢。打敗這些病毒,就是媽媽勝利的“戰果”。從那以后,兒子在本子上記錄下媽媽的每日“戰績”。兒子的鼓勵讓她心頭暖暖的,但一歲多的小女兒,因為年紀太小,還不懂媽媽的離開是為了守護更多人的健康。這幾天小女兒仿佛已經不認識自己的媽媽了,這也讓她淚如雨下。

“現在她和我們視頻時,小家伙總會問他媽媽打敗了多少病毒,計算媽媽的戰果。”曾廣軍笑了笑說:“一定要快點戰勝疫情,我和孩子們都等著你回家。”


電子對抗學院門診部醫生章安平的愛人胡玉萍:為了醫生的誓言,為了軍屬的光榮,為了千家萬戶的團圓

“我家夫人也上武漢前線了,為抗擊新冠肺炎盡一份力,老婆好樣的,加油!”2月13日,聯勤保障部隊第901醫院駐電子對抗學院門診部醫生章安平寫下了這樣一條微信朋友圈,言語間滿懷豪情,也暗含不舍。

章安平的愛人胡玉萍,現任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呼吸與危重癥西二病區護士長,此時的她,已抵達武漢,與其他來自6個省市10所醫院的的600余名醫護人員會師前線,整建制接管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腫瘤中心,專門收治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危重病人。

對于這次出征,胡玉萍準備已久。早在1月中旬,當胡玉萍所在的醫院開始組織新冠肺炎防治培訓,她就萌生了支援武漢的想法,并多次向組織請戰。半個多月后,醫院召開緊急會議,抽調百余名護士奔赴武漢,胡玉萍未和家人商量便直接報了名,夜里匆匆收拾好行李,天亮后帶領科室的兩名護士和大部隊一同啟程。

b6ae51079bd14b3a872857cc0776ee9e.jpg


a22f828699b3463dbbd0ed0781d7e583.jpg

到達武漢后,胡玉萍迅速進入了“戰時”狀態,克服人員緊缺、物資不足等重重困難,帶領團隊在危重病區與時間賽跑,與病魔斗爭。為幫助團隊盡快磨合,提升救治效率,身為護士長的她,在“三班倒”的工作時間之余,又悉心擬定了工作制度與應急預案,并將所屬人員的生活管理和業務培訓任務一并包攬在身,冒著被感染的風險,每天超負荷運轉。盡管工作危險繁重,但她從未后悔自己的決定,與丈夫結婚21年,軍人的勇毅與擔當已深深融進了她的血液,危難當頭,一襲白衣就是她的戎裝。

“戎裝”之下,她是妻子,也是母親,言語間不太擔心自己,卻牽掛著丈夫和女兒在駐地的平安。每當夜深人靜,臨行時的一幕常常浮現在她眼前:那天清晨,女兒紅著眼圈將她送進了醫院大門,丈夫避開了她的目光,側過身去低聲催促:“走吧,走吧”,胡玉萍沒有說話,提起行李,頭也不回地走向了集結的大巴。經此一別,不知何時重逢,但她義無反顧,為了醫生的誓言,為了軍屬的光榮,為了千家萬戶的團圓。


軍事基礎教育學院學員七大隊大隊長唐明的愛人盧慧芳:“忽略任何一個細節,都可能讓我們的努力付之東流”

“爸爸終于回家了,我們一家人又可以聚在一起了。”1月18日晚上,軍事基礎教育學院學員七大隊大隊長唐明休假返回武漢家中后,6歲的女兒唐藝芯說道。唐明一家是雙軍人家庭,每年一家人團聚在一起的時間很少,這也讓唐藝芯格外珍惜這一次團聚。正當一家人還沉浸在幸福中,疫情的爆發卻讓這一家人再一次分開了。

盧慧芳是中部戰區總醫院呼吸內科副護士長,在抗擊疫情命令明確下達后,具有黨員和軍人雙重身份的她,第一時間向組織申請防控參戰。盧慧芳接到任務后,從1月26日至今一直堅守在全是危重癥患者、危險系數最高的感染一區工作,主要負責科室感控督導,她經常對身邊的戰友說道“忽略任何一個細節,都可能讓我們的努力付之東流”。

142b48a57f304233a4b93574ca7feade.jpg


6785f00a8f6f46eb9b1622fe176a43b2.jpg

為了讓妻子全心全意投入到“戰疫”中,唐明一力承擔起了“后勤”工作,悉心照顧家里的老人和女兒。“爸爸,為什么你回來了,媽媽就經常不回家了呀?我好想你們倆一起陪我玩。”6歲的女兒并不是很清楚發生了什么,她只知道,媽媽越來越忙。唐明耐心解釋道:“媽媽是個白衣天使,她為了叔叔阿姨的健康,正在和大魔王戰斗呢。等大魔王被打敗了,我們就一起去游樂園玩兒。”


智能科學學院教員張倫的愛人郝蓉:“再苦的日子里有愛的人相伴都是甜的”

由于疫情需要,智能科學學院教員張倫的愛人、湘雅醫院消化科醫生郝蓉,于2月3日調于湘雅急診支援。

“我去一線我一點也不怕,她去一線,說實話,我還有點怕的。”張倫在朋友圈坦言。但在疫情面前,每一個堅定的逆行者都值得我們敬佩,既然妻子選擇了“逆行”,作為丈夫就得無條件支持。

奔赴急診一線后,郝蓉便從父母家搬出,以降低家人感染風險。“一切都是為了抗疫,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張倫小心翼翼的給我送飯,再苦的日子里有愛的人相伴都是甜的。”

8e02b93fa34e4964b5244313de76a613.jpg


c207d74c7bca4fa980af896a90720edc.jpg

可誰知,一張陽性報告單打破了這份日常甜蜜。2月8日下午,院里接收了一位轉院發熱病人,在做心電圖的過程中,郝蓉無意接觸到了患者皮膚。第二天晚上,病人核酸結果回報陽性。那一刻,腎上腺素急速飆升,來不及多想,郝蓉立即電話告知張倫這一情況,因為白天張倫來醫院送飯,跟她有過密切接觸,所以也需要隔離。

分開隔離的日子里,兩人經常通過微信視頻加油打氣。情人節那天,兩個“宅”了好幾天的人,通過視頻連線,一起做了一套廣播體操。“今年的情人節雖然沒有在一起過,但是病毒打不倒在一起的兩顆心。”郝蓉說,疫情結束后,就讓我們更用力地去擁抱自己愛的人吧!


系統工程學院2016級學員吳一非的母親胡利利:“我也害怕,但我工作起來就不害怕了”

我的母親胡利利是北京市石景山醫院發熱門診的主管護士,患有雙膝滑膜炎的她,每天至少工作9小時以上,如果遇到夜班則需要連續工作15個小時。在病房之間來回奔波會讓她雙膝劇痛,裹著厚厚的防護服更是讓一直以來心臟不好的她多次感到胸悶,喘不過氣來。然而她卻沒有退縮,仍然奮戰在“抗疫”一線。

我曾經在視頻里問她害怕嗎,她笑了笑答道:“我也害怕,但我工作起來就不害怕了。做好防護全力投入工作,就能保護更多的病人。”普通的話語,道出了不普通的責任使命。那一刻,雖無法透過口罩看到她的面容,但我覺得她就是最美麗的人。和她的同事們一樣,脫下防護服后的母親,鼻梁被勒得紅腫、臉上現出了壓痕,雙手磨出了水泡,這就是感染科醫護人員每天的工作寫照,她們時刻堅守在疫情最前線,用自己的血肉之軀筑起阻擊疫情的銅墻鐵壁。  

392371e9eadf486984a6f515da56db96.jpg

然而,多數人只看到白衣天使身在戰位的場景,卻不知她們回家后的另一種角色。回到家中的他們,并不能像凱旋歸來的戰士一樣與家人團聚,反而成了被隔離者。母親回家后就待在自己的房間不出來,吃飯的時候我們把飯放在她門口,走開后她再開門取。很多次我想和她說說話,她都叫我不要靠近,并叮囑我們洗手洗臉、注意消毒。這樣一位在醫院中護理被隔離病人的白衣天使,回到家中卻扮演了相反的角色。她何嘗不想與我們共進晚餐,一起在客廳看電視,和她的母親、孩子聊聊天,但她深知在這種特殊時期,舉國抗擊疫情的關鍵時刻,她應當承擔更多的責任,做出更多的犧牲。

作為白衣天使,她們的價值,不僅體現在一線崗位上的戰斗,同樣體現在工作背后的默默犧牲,這種偉大的精神,必將匯聚起抗擊疫情的磅礴偉力,戰勝疫情歸,迎來百花開。


氣象海洋學院空環系實驗室管理員吳潔的愛人胡凱、父親吳家榮:一個平凡家庭兩代人的抗疫故事

在此次防控新冠肺炎的嚴峻戰斗中,有這么一個平凡的家庭,因為責任,因為擔當,兩代人共同奮斗在抗疫前線。胡凱,氣象海洋學院空環系實驗室管理員吳潔的愛人,同時也是東部戰區空軍醫院的一名醫生。大年三十開始,他就敏銳地注意到新冠肺炎患者人數在不斷上升,料想到醫院發熱門診的工作量會劇增,所以,他在門診穿上防護服,與同事們一起接診發熱病人,仔細診斷,細心篩查。

因工作時與發熱病人有直接接觸,所以下班后都需要嚴格進行單獨隔離。孩子很想念爸爸,也只能開車經過從遠處看上一眼。

a7b1ee3d17fe429983c7eeb880ff7bb0.jpg

吳家榮是吳潔的父親,同時也是南京秦淮區鳳游寺社區的副主任,年近六旬的他始終沖在疫情一線,帶領社區工作人員加班加點對轄區內的小區展開地毯式摸排。疫情防控是重點,但是隔離人員的生活保障也同樣重要,為了不影響轄區內居家隔離人員的正常生活起居,送菜、送藥、送快遞已成為工作日常。轄區內沒有電梯的老式建筑比較多,為了更好的上門服務居民,他一直堅持和年輕人一起爬樓上門服務。

ddc887e777c046239ba7a92884bf29d2.jpg

“即使退休了我也會加入到志愿者隊伍里去。有些事情總需要有人做,沒有國哪有家?”當被問到四個月后就要退休時,吳家榮這樣回答。作為抗疫人員的家屬,吳潔說:“我們擔心家人的健康和安全,但更加深知防疫阻擊戰的重要性,也更能理解抗疫人員肩上的責任,作為妻子、女兒,我會支持他們的工作,做好他們的家庭后盾。這次,換我在背后默默支持他們!”


研究生院六大隊博士研究生羅一鳴的愛人王凱麗:“只要國家和人民需要,我定義無反顧、不畏艱難”

研究生院六大隊博士研究生羅一鳴的愛人王凱麗,是湖南省中醫藥研究院附屬醫院心血管科醫生,是對口幫扶西藏桑日縣藏醫院的援藏醫生,是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發熱門診支援者,也是第一批提交援鄂請戰書的戰士!

兩人婚后不久,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發起了對藏族地區對口援助的倡議,王凱麗便踏上了前往西藏桑日縣藏醫院的援藏征途。惡劣的高原環境及艱苦的生活條件使得她好幾次因為缺氧倒下,看著照片里插著氧氣管的妻子,羅一鳴百感交集,心里滿是心疼與不舍。而兩人每晚的“視頻時間”,她都在給羅一鳴吃“定心丸”,說著自己一切都好,不用擔心。

2019年10月,羅一鳴結束留學,回到長沙。2019年11月,王凱麗結束本年度的援藏任務回到長沙,兩人才終于得以團聚。她身體還未完全恢復,也沒來得及回甘肅老家看望一眼父母就全力投入到緊張的臨床工作中。原本計劃過年時回羅一鳴的家鄉貴陽,婚后第一次陪父母過年。

可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突然在全國蔓延,看到疫情嚴重,王凱麗毅然寫下了援鄂請戰書,并退掉回貴陽的機票,留在長沙,隨時備戰。

895fee89d2a34faca69e7751173a65bb.jpg


9f2526938f4c44c8bd1c731543b8959c.jpg

大年初一,她被安排在醫院隔離病房奮戰七天七夜,為了方便穿脫防護服,她剪掉了自己蓄了十年的秀發。因為在隔離病房上班接觸的都是高度疑似及確診的感染患者,怕回家后傳染給自己的丈夫,她把羅一鳴“趕”回了貴陽老家,選擇一個人堅守。上班第一天,作為發熱病房唯一的女醫生,她絲毫不畏懼,主動提出第一個進入隔離區查看疑似病例。她和同事每天都忙到半夜三四點才睡,第二天一大早準時起來穿上密密實實的防護服進入病區。

生活中,王凱麗是個熱愛生活、積極樂觀的女孩子。這一次疫情突如其來,上前線的很多小護士都是“00后”,面對肆虐的病毒難免會擔心害怕,工作之余王凱麗主動擔任她們的情感導師,為她們疏導情緒。因為她始終記得自己作為一個醫務工作者,在特殊時期的職責。

她在家書中寫道:“親愛的爸爸媽媽、老公,請你們放心,自古明賢治病,多用生命以濟危急,這是我的職責,也是我的擔當!只要國家和人民需要,我定義無反顧、不畏艱難……請你們相信我,等到春暖花開,我一定回家陪你們!”


第六十三研究所工程師李程的父親李偉榮:“不落一戶,不漏一人”

第六十三研究所工程師李程的老家在武漢市新洲區,受疫情影響,今年春節他并沒有像往年一樣帶小孩回老家過年。家鄉的親人、同學和朋友身處疫區中心,疫情時刻牽動著他的心。

李程的父親李偉榮是新洲區三店鎮的一名基層干部,從大年三十開始至今,一直奮戰在抗疫一線,負責三店街沙畈村的包村疫情防控工作。該村已有6位確診患者,還有20多位密切接觸者和2位發熱者,形勢也很嚴峻,李偉榮每天都要帶領村干部下到各小組摸排。“在摸排中要做到不落一戶,不漏一人,摸清底數,同時還要封堵村灣道路,做好宣傳教育工作。”李偉榮介紹道。

“由于負責村組與自家不在一個鎮上,距離較遠,爸爸每天一早就要和同事驅車前往,一忙就是一整天。”李程說,“可是最近車輛通行證全部作廢,他們只得自己騎車往返,這幾天更是到忙到凌晨2、3點才能返回家中。”

10ca768b3bbc4d29acc9e87b4e788736.jpg

新洲區是武漢市的郊區,醫療條件稍顯落后,物資供應比較緊張。了解這一情況后,李程心急如焚。李程就讀科大時的同學們得知情況后,紛紛表示愿意幫忙。短短幾天內,李程和同學們就籌集了近4萬元,先后購買了4批共1560只醫用防護口罩,以“國防科技大學2003級四院一隊和2007級四院五隊同學”的名義分別捐贈給了武漢的4家定點醫院,希望能為武漢的疫情防控工作提供幫助。在捐贈過程中,李程還得到了很多其他科大校友的支持。

cc1cd2980ed44f4c9c4591f114b8982f.jpg

“可能是有很多親人朋友在武漢,所以我更能感受到這場疫情的嚴峻,”李程說:“但是我相信,我們眾志成城、齊心協力,一定能取得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的勝利!”


國際關系學院2019級學員姚云龍的父親姚新春:“我多宣傳一戶,就降低了一戶居民感染的風險”

“您好,疫情期間,請盡量少出門,不串門、不聚餐,出門需要戴上口罩,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可以打電話給我。”正在提醒居民注意事項的是國際關系學院2019級學員姚云龍的父親姚新春,他是新疆奎屯市伊犁路派出所的一名民警,也是一名轉業軍人。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從1月23日開始,姚新春就一直戰斗在疫情防控第一線,上門排查疫區返鄉人員,挨家挨戶宣傳防疫知識,對單元樓棟進行隔離……近一個月以來,他一天也沒有休息,每天工作時間都超過12個小時,累了就在樓梯口稍坐片刻,渴了就喝口保溫杯里的水,餓了就泡碗方便面。截止目前,他累計走訪居民310戶1140人。由于每天長時間的站立和走路,姚新春每天回來后腳都是腫的,脫鞋都十分困難,同事們看到后,十分心疼,紛紛勸說他要多休息、注意好身體。他總是笑著說:“時間就是生命。我多宣傳一戶,就降低了一戶居民感染的風險。”

01486987b2d448579c78dcde2a2c24ca.jpg


9db0e4d6dc7846f8906e10681e34e04d.jpg

在走訪中,姚新春發現不少群眾特別是老年人家中沒有途徑購買口罩和消毒水,他立即與社區協調,爭取到了一批醫用口罩和消毒藥水,分發到社區老人手中,并教他們佩戴口罩和使用消毒水的方法。在走訪居家觀察戶王某時,了解到其父親因患有高血壓需要常年服藥,姚新春便先后跑了好幾家藥店,幫助買到降壓藥。他說:“隔離的是‘疫情’,隔不斷的是親情。”

自從姚云龍考上軍校后,姚新春與兒子已經半年多沒見面了,原本想利用這個寒假好好休息休息,多陪陪兒子,帶全家去云南旅游過年,誰知疫情打亂了所有的計劃,他每天只能利用吃晚飯的時間和兒子打個電話或者視頻聊會天。面對只有一年軍齡的兒子,他說:“我是一名有著30年黨齡的共產黨員,有著20年軍齡的軍人,在這個關鍵時刻,更要自覺帶頭履行黨員義務,展現軍人的使命擔當,全力以赴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RB88 热博| 热博体育| BTI体育| rb88热博电竞平台|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sbt体育| 热博官网| 热博手机版| BTI体育| 热博手机版|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rb88| 热博体育|